Skip to content

草莓视频污版高清免费下载

规模小直播平台|咪乐|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管理。

.

就這樣,一行人朝著學院的方向奔去,正準備穿過第一個城池,卻在城門口停下了腳步。

“昂!”

只聽到天空中傳來一聲鳥鳴,下一秒,一直不大不小的鳥落在了思雨肩上,這鳥渾身潔白如玉,羽毛晶瑩剔透,身上無時無刻散發出絲絲寒意,將周圍的空氣都給凍結成霜了。

思雨一看到這只鳥,先是一愣,隨后不由得驚呼一聲,“瑤瑤,你怎么來了?”

不錯,此鳥,正是思雨的契約獸,極北荒原獨有的靈獸,急凍鳥——瑤瑤!

她一路從極北荒原飛到這里,為了不引人矚目,刻意縮小了自己的身子,也難怪思雨沒有馬上認出她來。

“昂!”

急凍鳥在思雨耳邊小聲鳴叫著,似乎在跟思雨說著什么。

思雨眉頭緊鎖,對著眾人道:“抱歉,各位,我家那邊有點事要處理,就先不會學院了,你們先回去吧。”

“什么事這么著急?”羅嫣然問道。

“沒什么,只不過是一點小事罷了,你們不用擔心我,等我處理完后自會回學院和你們會合的。”思雨淡淡道。

清純少女的黑色森林風

負責帶隊的羅嫣然和袁子娜聽了也不好說些什么,只能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路上小心。”

思雨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冷月和郭子旭突然異口同聲道:“思雨,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思雨立馬搖了搖頭道:“不用了,真不是什么大事,你們不用擔心我,還是跟著灰燃學長和嫣然學姐先回學院吧。”

“那好吧。”

“那就我先走了,你們路上小心。”

“你也是,如果有什么問題,一定要及時告訴我們,我們會趕去支援你的!”

思雨抬起右手,比了個放心的手勢,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望著思雨離去,呂丘豪鼓起勇氣道:“內個,灰燃學長,其實我也有點事,想要先回家一趟。”

櫻夢見狀,也慢慢伸出手來道:“我,我也是有事需要先回家一趟。”

許灰燃心中一陣無語,“你們兩個家里又有什么大事要處理?”

“沒,沒什么大事,只不過是一點小事罷了。”呂丘豪道。

櫻夢點頭表示同意。

“既然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能先回去和校長報備一下再走嗎?”許灰燃道。

“事情雖小,但是還挺著急的,還請灰燃學長您能理解。”櫻夢道。

許灰燃深深的看了兩人一眼,“你們兩個,該不會是打算去見家長了吧?”

“什么!我們還沒……”呂丘豪剛準備否認,卻被櫻夢一把抓住,只見櫻夢握著呂丘豪的手,若有若無的點了點頭。

許灰燃見狀,先是無奈的嘆息一口氣道:“那行吧,那你們趕緊回去吧。”

兩人心中一陣狂喜,興奮道:“多謝灰燃學長!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罷,兩人便騎著疾風馬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奔去。

許灰燃看著瞬間減少的隊伍,淡淡道:“你們還有誰有事不會學院報備的,趕緊跟我說吧,趁我現在還能同意,再拖下去,我可就不同意了。”

馨兒一聽,慢慢來到許灰燃身邊,搓了搓手道:“嘿嘿,灰燃學長,內個,關于我和我師弟的約定,你應該是清楚的吧。”

許灰燃淡淡的看了眼馨兒和曉透,點了點頭,無奈的嘆息一口氣,“唉,去吧去吧,你們兩個注意安,別惹事。”

馨兒笑瞇瞇的點了點頭,“嘿嘿,放心吧學長,我們兩個會注意的。好了小師弟,我們趕緊走吧,免得灰燃學長一會反悔了。”最后一句話,馨兒說得非常的小聲,生怕被許灰燃聽到了。

“等等!”

兩人正準備要走,卻被馬滇一把叫住。

“我也要跟你們兩個去,你們兩個孤男寡女的,我不放心!”馬滇義正言辭道。

“我說滇哥,曉透是我的師弟,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你就別在瞎操心了,而且,之前曉透也說了,師傅的住所,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你就別跑過來跟我們了,等我和曉透的師傅見面后,我會回學院的。”

“我可以不去你們師傅的住處,但是路上,我必須要跟著你們!”馬滇堅持道。

曉透看了一眼馬滇,道:“如果是馬滇跟隨師姐的話,我想師傅應該不會介意的。”

馨兒無奈的嘆息一口氣,“既然如此,那滇哥你想跟來就跟來吧。”

馬滇笑著點了點頭,轉頭看向許灰燃。

許灰燃資質自己勸不了馬滇,只能默默的點了點頭,擺了擺手:“唉,去吧去吧。”

冷月見狀,頓時不樂意了,四姐妹居然都有事要走,那她也要跟一個走才行。

“我,我也想跟馨兒去見她的師傅。”冷月鼓起勇氣道。

曉透一聽,立馬搖了搖頭,“不行不行,你不能跟我們來,我師傅的住所不能讓這么多人知道!”

冷月指了指馬滇,不服氣道:“那憑什么馬滇能去,我就不能去!”

“他……他和你不一樣啊。”曉透道。

“哪不一樣了!你這是歧視,赤果果的歧視!”冷月道。

一旁的羅嫣然看不下去了,對著冷月道:“我說冷寶,你就別再跟去了,在跟去我們都沒人去找校長報備了。”

“可是……”

冷月還想說些什么,馨兒卻已來到她身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冷月姐,等我見完了我師弟的師傅,就馬上回來陪你,好么?”

說完,馨兒在冷月的臉上輕吻一口。

這一吻,比任何話語都管用,冷月直接被這一吻給弄得天旋地轉,只覺得大腦一片空明,身子飄飄欲仙,險些從摔倒在地,若不是有秦半生在一旁扶著,沒準冷月真的就要人仰馬翻了。

下意識點了點頭,冷月眼睛不斷繞著圈圈,“好……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馨兒俏皮一笑,對著許灰燃等人道了聲別后,便和曉透、馬滇一起,朝著南邊奔去。

……

三人一路南下,沿途穿過叢林,路過城市,都沒有出什么意外,以三人目前的實力,在尋常森林中的靈獸根本無法對幾人招成任何威脅,再加上三人早已成為了帝國的紅人,帝國內幾乎所有士兵都認得三人的臉,這也讓三人再城鎮趕路中也異常的順利。

兩人再城鎮里自由穿梭,完沒有任何人阻攔,這大大加快了三人的趕路進度,僅僅一周的時間,三人便跑了有將近五百里路程。

今天,三人再次來到一個城池,這座城池名叫吉澤城,城內有一個巨大的湖泊名為吉澤湖,當地的居民正是靠著這湖泊來為此生計,因此,當地的漁業十分的發達,經濟也十分的繁榮,是南方的城鎮中,較為富裕的一座城池。

其中,該城的城主郝多余同時也是一名捕魚大亨,他以權謀私,將吉澤湖的大部分水域都劃分到自己的名下,只給當地的百姓一小塊區域捕魚。

偏偏那塊區域屬于水中植物密集,水底氧氣稀薄的區域,水生類靈獸少的可憐,根本無法捕到什么魚,而要想捕到豐富的水生類靈獸,就必須要抓住到郝多余的地盤捕魚,就必須要繳納十分昂貴的捕撈費。

本來湖泊作為城內所有人的公共財產,卻被郝多余霸占,這樣當地的居民感到十分的不滿,為此當地的居民還曾經游行示威,向上級反應,但奈何這里天高皇帝遠,百姓們的不滿換來的不過是武裝壓制和了無音訊罷了。

而且,這里的執法者并不像其他地方的那么嚴格,只要魔法師沒有用魔技殺人,在城內還是可以使用魔法的。

就這樣,郝多余一直在吉澤城中為所欲為,肆意收刮百姓錢財,用武力鎮壓人民,直到馨兒等人的到來。

此時,馨兒正站在醉仙樓的一間寬敞的房子內,從巨大的落地窗往外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窗外那清澈的吉澤湖。

夕陽西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寧靜的湖面被陽光照的殷紅,如同微醺的少女的臉頰,偶有魚群躍出水面,泛起了層層漣漪。水面上,不少漁民還在捕魚,透明的網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銀白色的光澤,漁網灑向湖面,將湖里的魚兒捕入網中。

馨兒看著窗外的這副江南水景,心中卻沒有任何的欣喜之情,她的表情,就和下方捕魚的漁民一樣,愁容滿面,眼里透露著淡淡的憂傷:這些地方,我貌似都來過啊……

馨兒這么想著,只聽到屋外傳來了一聲敲門聲。

“進。”

曉透慢慢推開門,走了進來,只見他身著一身夜行衣,披上一個黑色的披風,蒙上面紗,遮住臉龐,僅露出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注視著馨兒到:“師姐,我去了。”

馨兒點了點頭道:“小心點,有什么情況,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們,我們會立馬過去支援你的。”

曉透答應一聲,便離開了房間,消失在黑暗中。

馨兒這才重新轉過頭來,看著那巨大的吉澤湖,繼續低頭沉思著。

“沒錯,這里,我絕對來過,也絕對見過,我們現在絕對在往我已經經過的地方走,這么說難不成曉透的師傅是……”

…….

5x社区离开进人10015x社区离开进人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