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 搜索

/ 网文资讯 / 正文

明星我要吃你的水水漫画*嗯啊学长轻点别捏我奶
明星我要吃你的水水漫画*嗯啊学长轻点别捏我奶

明星我要吃你的水水漫画*嗯啊学长轻点别捏我奶

晓晓 未知 2021-12-06 16:54 千字

    程晓彤反应过来问,“什么意思?什么你离过婚?什么情况?”

    她问号三连,想听程砚安的解释。

    其他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程砚安正欲开口,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一看到好吗,男人的神色就凝了起来,拿着手机到外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才正色接了起来。

    很快,他折返回病房,对还在等着他解释的一众人说道,“爷爷,姐,各位叔叔伯伯,不好意思我有个紧急任务要出,医院这边就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孟医生,他是我兄弟,会帮着处理的,我会尽快完成任务赶回来的。”

    程晓彤嘀咕着,“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给你安排任务啊。”

    不等程砚安解释,程修文就冷声说道,“这是他的工作,他必须全力以赴,不得有任何的抱怨。”

    程晓彤低下头不说话了。

    程修文这才看向程砚安,说,“你就放心的去吧,我这边你别担心,有的是人照顾我,安心去完成你的任务要紧。”

    “好的,爷爷多保重。”程砚安匆匆交代两句就,就打开病房门出去了。

    程家的其他人也不便说什么,毕竟程砚安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

    好在程修文自己就干过这一行,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所以能理解程砚安。

    程砚安走之后,大家的重心就落在了程老的医疗方案上。

    从医院出来后,程砚安开车直奔机场,连行李都顾不上去取。

    他给宁可打了个电话,宁可这会儿还在医院呢。

    因为是程家家人的内部讨论,宁可便没和程砚安一起,而是去了霍云山的病房,正和霍云山聊着天,就接到了程砚安的电话。

    她以为是他那边好了,电话一接通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了?有确定医疗方案吗?”

    “宁可。”程砚安叫了叫她的名字。

    “嗯,我在呢,怎么了?”

    程砚安顿了顿,不知要怎么开口。

    “哦对了,外公说那个鸡汤很好喝,晚上回去再弄一锅鸡汤吧,我也想喝了,我陪你去买食材,今天的伪装挺成功的,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的。”

    宁可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显然已经开始期待了。

    “刚刚梅梅姐打电话来通知我,明天有个通告要赶,得去外地出差,大概要两天时间,这两天你正好好好来医院陪陪程爷爷,知道吗?”

    程砚安轻叹了口气,还是把话说出了口,“宁可,我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有任务要出,时间很紧急,也来不及跟你当面说,只好给你打了电话……”

    电话安静了几秒后,才传来宁可有些失落的声音,“要出任务啊。”

    “嗯,比较紧急。”程砚安解释道。

    “好,我知道了,那你注意安全,知道吗?”宁可特别交代道。

    她可没忘记他上次受伤躺在医院时的情形,她不想再看到了。

    “知道,你不生气吧?”程砚安有些担心的问道。

    宁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疑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这是工作,没办法,对不起……”

    “我没生气,相反,我还有点点开心。”宁可赶紧说道。

    程砚安不明所以。

    他之前说好要趁着她休假好好陪陪她的,结果他失约了,才担心宁可会生气。

    然而她却那样说,让程砚安属实有些不明白。

    宁可耐心的解释道,“因为你这次出任务前,特别跟我说了啊,所以我很开心。”

    听着她愉悦的语气,程砚安心里很

    不是滋味。

    这说明他以前从没有跟她交代过任何事,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

    女人嘛,在感情里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份安全感罢了。

    而他从未给过她这份安全感。

    所以他们的那段婚姻才会潦草结束……

    原来所有的问题症结在这里,程砚安恍然就明白过来。

    而他明白后的第一反应是跟宁可道歉,“宁可,对不起。”

    “不用道歉啊,我都说了,我挺开心的。”

    “为什么会开心?”程砚安动容的问。

    “因为……我成了你的牵挂。”

    其实这种走心的话,宁可是不想让程砚安知道的。

    男人嘛,都是粗线条,不太明白女人在纠结什么。

    而女人很多时候,其实挺矫情的,所以她大多都是自己消化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

    只是他刚好问道,她便说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程砚安听到这话有多自责。

    “宁可,以后不管我去哪里,我都会和你说的。”程砚安的语气像是在保证。

    宁可都被他给逗笑了,“我能理解的,毕竟你的工作本身就需要保密的,现在你只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就好。”

    “这次的任务快的话三天,慢的话大约要一周,我尽量快一点赶回来。”

    “好,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条。”宁可不厌其烦的叮嘱。

    “好!”程砚安给予了保证。

    挂了电话,霍云山问她,“是程家那小子?”

    “嗯,他去出任务了。”宁可如实告知。

    霍云山点点头,“前两天一个老朋友来看望我,我问起过那小子的事,他能力不错,而且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过来的,没靠家里的关系,是个人才。”

    “那当然,我的眼光不会出错的。”宁可傲娇起来。

    霍云山瞅了瞅她后,才继续道,“可可啊,嫁给程砚安会很辛苦的。”

    宁可没说话,但心里隐约知道霍云山要说什么。

    霍云山叹着气道,“你外婆……就是个例子,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了。”

    宁可将剥好的橘子给霍云山递了过去并说道,“外公,我觉得你做得挺好的了,你看啊,外婆去世了这么多年,你再也没找过,就这份感情,已经让很多人自愧不如了。”

    “这些又有什么用,关键是你外婆在的时候,我没能好好的陪伴着她。”

    这才是霍云山心里最不能碰触的痛。

    他想让宁可知道,嫁给程砚安,以后可能也会面临着这些。

    宁可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会很辛苦,外婆嫁给你之前应该也知道是会是这么个情况,但她还是选择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你,是因为她觉得值得,就像我现在的想法一样,我觉得值得了。”

    而那些不能陪伴的辛苦,抵不过这份爱意,所以觉得值得。

    霍云山听了,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外孙女真的长大了。

    “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路,那外公就不多说了,外公希望你幸福。”霍云山祝福道。

    ……

    出席完活动回来,梅梅姐心情大好,坐在一旁看着化妆师给宁可卸妆一边说道,“这次你又拿下了一个顶奢代言,这可是其他人撕了好久都没撕到的呢!”

    一说起这个,梅梅姐就特别来劲,“宋红这会儿都快气死了吧!上一次在饭局上,她还呛我呢,落井下石的狗东西!”

    宋红带的艺人跟宁可有着资源重叠,所以有很多资源都会产生竞争关系。

    这女艺人之间的较量往往是不见硝

    烟,却非常‘凶残’的。

    前阵子宁可被爆出包养的丑闻后,梅梅姐和宋红在一个饭局上遇到了。

    席间宋红没少阴阳怪气的说话,气得梅梅姐当场就想把酒给她泼过去。

    好在她忍住了,也熬到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刻。

    看着她眉飞色舞的表情,宁可真是啼笑皆非,“我合理怀疑你帮我去撕这个资源是想气死宋红。”

    梅梅姐听了哈哈大笑,“宝贝,自信点,把怀疑两个字去掉,我就是为了气宋红才去抢的这个资源。”

    卸完妆,梅梅姐陪着宁可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这家餐厅可是很有名的,热度很高,我提前一周才预定到的位置呢。”梅梅姐和宁可介绍着,还把菜单递给宁可看,大方的道,“今天你可以选你喜欢吃的,不用在意热量的那种。”

    “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梅梅姐一乐道,“这不是开心吗!开心当然是要庆祝一下的,话说你现在,可真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啊!”

    宁可觉得她这个形容词很贴切!

    她没客气,点了几个平日里想吃不敢吃的菜,正等着呢,意外的瞧见不远处的一桌有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

    宁可心里咯噔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没过去打扰,而是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梅梅姐不解,问她在拍什么。

    宁可摇摇头,“没什么。”

    可她的神色分明不太对劲。

    只是宁可不愿意说,梅梅姐也不好追问。

    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宁可只草草的吃了一点就回酒店了。

    晚上,她给江羡发微信,“我明天一早就回原京了,你最近有时间吗?一起聚一聚啊。”

    “有啊,我最近挺闲的,都在家带孩子呢。”江羡很快就回复。

    “你这都沦为家庭主妇了吗?”宁可忧心的问。

    “怎么?担心我?”江羡逗趣的问。

    宁可叹了口气说道,“亲,你都不上微博的吗?不知道你粉丝已经在全网通缉你了吗?你已经消失三个月了。”

    “哪有,我上次不是公布了婚讯么。”

    “你那是扎男友粉的心,就没见过你这么佛系的女艺人,不拍戏的日子里都是无人问津,偏偏人气还高得吓人,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宁可吐槽道,“能拿出你的事业心么?好多营销号都说你被你老公管着了,不让你出来抛头露面了。”

    江羡听得哈哈大笑,“营销号不就靠这点搬弄十分的本事混饭吃么?信了你就输了。”

    “讲真的,明天约一约吧。”

    “可以啊,赛车?”

    宁可想了想,“行,晚上还是下午?”

    “上午吧,下午要去看画展。”

    “有票吗,我也去。”

    “你去就算没有我也给你弄到啊。”

    “仗义,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宁可躺在床上,回想起在餐厅里撞见的那一幕,再一次忧心忡忡起来。

    她在想,要怎么跟江羡说呢。

    第二天宁可一大早的飞机就飞回了原京。

    这个点再回去睡觉肯定是睡不着的,宁可就索性去了和江羡约着赛车的俱乐部等着了,八点一到,就给江羡打电话,“亲爱的!我已经开了一圈了,你怎么还没来啊!”

    江羡困得不行,听到宁可催促的声音,恨声恨气的道,“但凡有一条腿压着你,你也不至于去那么早!”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