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有读者来电:武林夜市有个摊位,打出的招牌是“学历提升、积分落户免费咨询点”,现在还有这门生意?

  记者现场核实报道:

  摆摊的是一对小情侣,女孩小张,男孩小徐,都是90后。

  这个摊,虽然小,做的可是武林夜市的“独门生意”。不少来逛夜市的人,路过停停看看,被它的奇特所吸引。

  小张住拱墅区,父母已退休,家中独女,白天,她是城西一所大学的招生老师,晚上,会准时出现在武林夜市,在这里摆摊。

  风里来、雨里去,不知不觉,已经历练了两年。

  关于自己练摊生涯的开始,她是这么说的,“我偶然路过这里,突发奇想,这里男女老少这么多,摆个摊招生多好啊。”

  说干就干,小张老师还拉来了男友小徐,把白天的招生业务,拓展到了夜市上。

  小徐也是家中独子,在杭州打拼,“我17岁高中毕业后就出来工作了,第一份工作是押钞员,干了好几年。这么多年,我没换过工作,一直在这家金融安保公司做事,虽然年轻,但已是有14年工龄的老员工了。”

  对于摆摊,这对小情侣的观点很一致,“既然逛街吃饭看电影要花钱,那不如出来挣钱……”

  小张老师说,自己的咨询服务,做得还算马马虎虎,平均每天总有两三批来咨询的,内容主要是学历、考证、积分落户。

  “每天从傍晚开始,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半左右。”来咨询的热点,最多的是关于积分落户。十个人当中,有七八个人都是来问落户。

  问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大家的目的很明晰,为了小孩读书,或是为了退休,觉得杭州的养老金福利好。

  小张会热情地接待大家,一般政策都是免费咨询,需要专业咨询与一条龙服务的,介绍到专业的落户办理公司与专升本学校,收取咨询费,类似于中介服务。

  考证的咨询数量排第二,来问的多是年轻人。“我的服务,就是给大家推荐专业的成人高考和靠谱的学校,有的人说报名是通过网上看到的某某机构,我建议他说,这样报名是不靠谱的。”

  一年多的摆摊时间,小张和小徐认识了很多朋友。前来咨询的人,微信里加了两三百人,一些人甚至成了朋友,还有的人,被小张老师发展成学生,继续去学校深造。12个学生里面,最小的18岁,最大的快40岁,其中有8个男生。

  “人人都有提升自己的梦想。”小张老师还把广告打到武林夜市的摊主群里,摊主们也关心如何提升学历。

  小张老师的摊点,摊位不大,但摆满了各种小零食,小糖果、小钙奶……

  小徐说,这里的货品,至少三四十个种类,数量有三百多件。小零食的摆放位置非常有讲究,比如价格一致的放一块,种类一样的放一块。我听了有点吃惊,这对我一个西北汉子来说,也太难了吧。

  小张老师说,小零食,是今年才开始的,去年,他们整整做了一年的咨询服务,比如积分落户、专升本等,但年终一盘算入不敷出,一个摊位每月三千元租赁费,半年一清,一年得好几万,怎么把摊位费赚回来?这对小情侣把整个武林夜市仔细考察了一番:各种买卖都在,但缺了卖小零食的,细而全、不单一的那种。

  今年开始,两人就开始一边做咨询服务,一边卖小零食。

  听着简单,做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

  “这个生意太繁琐,费精力,夜市上以前没人愿意做这个。”小张老师说,最麻烦的,是出摊收摊要理货。

  刚开始,没经验,忙活一个小时,才能把货品摆好,很是手忙脚乱。现在熟能生巧了,也需要20分钟到半个小时来折腾。

  还有一个难关,就是怎么克服嘴瘾,满桌的小零食,都是年轻人爱的,两人也嘴馋……

  小徐说,摆摊这行当,既能磨练脾气,还能历练心智。

  在练摊过程中,能结识到不少励志典型,很催人上进的那类人。比如陈大哥,原来摆摊是做首饰加工的,现在闹市区开起了一家大店铺。

  “寸土寸金,能租起大店面,是很有实力的,这是夜市里做得比较成功的人物,但此类人毕竟是少数,努力很多年,终于有收获,大部分摊主,还在风里来雨里去……”

  小张老师说,陈大哥本来就在她旁边摆摊,自他走后,换成了一家卖刮刮乐的摊点。

  我留意了一下,刮刮乐的生意也不错,摊位前长时间都围满人。

  来客人了,一个大人带小孩来摊位前,向小张老师点名要玩戳戳乐。

  这是一种初代盲盒游戏,一元钱一次,里面藏着各种儿童小挂件。小张老师说,除了小孩,有些大人也特别喜欢玩,大家不在乎里面有什么,只是体验一下这个过程,回味童年时玩盲盒的乐趣。

  摆摊的空隙,这对小情侣,还聊起买车的事来。为买到一辆心仪的代步工具,他俩考察了几个月。

  说话间,卖家通过微信发来一辆二手车的图片,说明是台风天进过水的,并承诺车况良好。

  对此,小徐很谨慎,跟女友强调,“这车要请专业人士看看,对自己负责任,也要对马路上的其他人负责任……”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程潇龙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