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122章 异人馆

咪乐|直播|安卓版 最新版 2017年10月19日,廉江市国土资源局到横山列岭石场执法,在现场查获李某添非法开采的花岗岩81块。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宫本牧野管辖区域,万岁城木偶镇异人馆。

    苍狼和养天生走进去,入座,凭借着杀手的敏锐,苍狼保持着乖乖好男孩儿的姿势,但是一双眼睛已经滴溜溜的将四面八方看了个遍,这里面全部都是吃饭的人,面对他们的到来,只有几个人回过头瞥了一眼,无伤大雅,看了一圈儿,苍狼的心中已经了解了一下大概,不露声色的点点头,然后拍了拍肚子“好饿啊,老板娘,点菜。”

    异人馆的老板娘叫做庚娘,正坐在前台不断的数着钞票,听到苍狼的招呼,叼着一根烟摇晃着肥硕的下半身走过来,菜单往桌子上面一摔,一边说话烟灰一边掉,颇不耐烦的问“吃什么啊?”

    苍狼悻悻的翻了翻菜单,顺口答了句,你们这里都有什么啊?

    也许是说到吃,庚娘来了兴趣,香烟从嘴巴里面抽出来,喷着烟雾像是相声般:红烧清蒸小炒肉,青菜米饭炖骨头,鸡鸭鱼肉我都有,要说最牛?您眼睛朝哪儿瞅。

    养天生转头朝着后面看去,透明的厨房,上面挂着一只只肥沃的狮头鹅,那油水,顺着狮头鹅的身体流淌,一滴一滴的掉落在砧板上面,养天生咽了一口口水“两碗原盅蒸饭,再来一份土豆焖黄鳝,另外那狮头鹅看起来特别好吃,来一例吧。”话刚说完,庚娘已经写完撕掉点菜单,朝着厨房里面走着招呼道:老饕,快点做,客人都已经饿了。

    看她走了,苍狼夸张的比划着手势:你看到这个老板娘的屁股没?有磨盘那么大。

    “别嘲笑别人。”,养天生似乎不想要谈论这个话题。

    “我知道有一种女人叫做梨型身材,就是上半身和脸很瘦,那小腰更是软绵绵的,但是下半身特别肥大,看起来就跟肿了一样,腿粗屁股大骨盆前倾,不过哪位老板娘,这也太厉害了吧,她要是参加这项吉尼斯,一定能够拿记录。”,苍狼拿出一包没有拆掉的香烟,一边拆着一边压低声音“还有周围吃饭的人,狼吞虎咽,好像是饿死鬼一样,你猜他们是人吗?”

    就你正常人,就你骨盆不前倾,一天天的。

    养天生骂着抢过香烟,点燃后美滋滋的抽了一口“都说了是异人馆,那肯定非常人。”

    给苍狼点烟的时候他还小心翼翼的问:天生,那你说这些吃饭的人,全部都是异人?

    去外面吃饭,要知道菜品好不好吃,看看上菜的速度。

    如果屁股刚刚板凳菜就上来了,十有八九都是二手菜,而且味道特别差。

    因为对于食物有追求的人,他们愿意等待,就像是打猎的嫖客,总爱在发廊外面慢慢巡查。

    养天生不知道怎么回答苍狼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很饿,他总觉得这家店的饭菜可以爽朗可口,原盅蒸饭有些硬,但是咀嚼的劲头特别满足,土豆焖黄鳝,土豆软糯糯的一嚼就碎,黄鳝去腥味,用特殊的刀子撇开,看起来像是生鱼肉一片片的,混合着葱姜蒜花椒的香味,让人馋虫大动,那狮头鹅更是一绝,鹅皮脆生生的但是带着一些肥腻,鹅肉紧绷富有弹性,沾点甜辣汁吃更加好吃。

    亏得整顿饭,苍狼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养天生一边扒饭一边回头看,厨房后面站着一个三眼人,或许他就是被庚娘称之为老饕的人,此时此刻正在擦拭着厨台,或许是注意到养天生的目光,他微微的弓身表示了一下尊重。

    养天生淡淡一笑,回头继续吃饭。

    只是心头忍不住的奇怪,这庚娘和老饕看起来真的是好人,异人馆为什么会如此臭名昭著?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答案。

    异人馆饭店里面吃饭的食客们陆陆续续的结账,起身,不知道为什么,天生只觉得他们脚步匆匆,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东西,苍狼吃的津津有味,筷子伸向一块黄鳝,庚娘却走出来,拍了一下他的手背,苍狼筷子上面的黄鳝肉顿时掉进了碗里,这让苍狼很恼火的抬起头,满嘴饭菜的不耐烦“干嘛?不让我吃饭啊?”

    庚娘将账单拍在桌上面“结账,你们该走了。”

    说完不耐烦的伸出手指着剩下的一些食客“还有你们,赶紧结账,你们也该走了。”

    养天生咽了一口饭菜,喝了口乌龙茶斯文的请教“老板娘,我们还没吃尽兴呢。”

    庚娘无视般的吼道“不管你们有没有吃饱,都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快点。”

    她的语气特别不耐烦,苍狼一巴掌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有你他妈做生意的吗?客人的饭菜都还没吃完呢,你就着急着赶我们走,你这种老板娘也太过于精打细算了吧,你这么做生意,怕不怕天打雷劈?”

    外面传来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叫唤。

    听到这个声音,庚娘脸色一变,也不管养天生他们了,走到剩余的几个食客那里,不断的轰赶着他们,老饕也从从厨房里面走出来,担忧的看着眼前,用肩膀上面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一脸的老实巴交。

    那几个食客才刚刚站起身准备离去,庚娘脸色巨变。

    养天生也是浑身一震,但是很快镇定了下来。

    外面动物的叫唤声猛然的嘹亮的升起,随后只听到‘呲溜’一声,异人馆的挡门步被一头黑黢黢的野猪霸道的撞开,这头野猪全身都是伤痕累累,明显受了伤,而且眼睛通红,看到活物就想要撞击过来,他盯紧了养天生,一声怒吼,奋力的迈开了四蹄,便朝着养天生这边冲锋过来,天生没动手,后方的剑光一闪而过,一把飞剑冲射进来,直接贯穿了野猪的脑袋,冲锋的野猪突然死亡,尸体拖着鲜血径直的撞翻一张椅子,然后在地上还在轻轻的抽搐着。

    什么野猪不野猪的苍狼根本不放在眼里,依然扒着饭。

    “他妈的神经病,不让人好好吃饭。”,苍狼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咀嚼的速度慢下来。

    随后吞咽下去,默默的站起身,浑身已经释放出去了淡淡杀气。

    因为此时此刻在异人馆的门外,已经聚拢了一大群人,高矮胖瘦,但是人群死气沉沉,没有人说话,更是没有人笑,一个一身白衣、双手大拇指再生一指的六指人走到野猪旁边将剑刃拔出来,举起来用纸巾擦拭着上面的鲜血感慨“哎呀,宝剑久未开锋,没想到力道依然如此之强劲,我乃异人馆六指书生-于江。”

    “你们,去角落里面呆着。”,庚娘安排好其他的食客,走上前“回来了?”

    那群站在门口的人默默的点头,其中一个人对着一对双胞龙凤胎耳语了几句,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顿时蹦蹦跳跳的朝着外面离去,两个小孩儿一个天真可爱,一个漂亮古怪,他们在木偶镇无人的街道上面蹦跶着、跳跃着,渐渐的,身体竟然变成了给死人烧纸钱的那种童男童女,在风中飘着、荡着朝着一个方向移动过去。

    异人馆饭店这边,养天生吃不准这群人是干嘛的。

    倒是一个贼眉鼠眼,看起来特别奸诈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问“你们是替天的吧?”

    “小二。”,庚娘用粗犷的声音怒吼道,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苍狼昂首挺胸的走上前“正是,您有何指教?”

    小二从腰间抽取出来两把匕首,用狭长的舌头卷住刀刃,轻轻的舔着阴笑道“指教倒是谈不上,但是我们的市长说了,如果能够拿掉替天的一个人头,除了能够拿到世界政府给你们的赏金,我们还有额外的赏赐,没办法,人为财死呀,书生,你一个,我一个,有了钱我们两离开异人馆。”

    说完一脚踏地,身体身轻如燕的蹦跳到天空中,随后翻滚着迅速的朝着养天生冲刺下来。

    六指书生冷笑着退后,他可是要先试试这对替天的成色。

    看着自己居然被当成了试炼品,养天生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一把将苍狼扯到自己的身后,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身上的气也随即释放出去,在养天生的身后,一个达摩祖师爷念经打坐的幻影一闪而过,天空中冲刺下来的小二“嘻嘻嘻”的怪笑着,两把匕首对着养天生的眼睛部位刺下去…

    天生在他进攻的瞬间……

    右脚的韧带彻彻底底的拉开,九十度的抬起来,一脚狠狠的小二的肚子上面,“嘭”的那一声气浪爆炸,小二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面飞舞出来。

    随后天生的拳头轻轻的朝着小二进攻过去,看起来动作格外的缓慢,但是却蕴藏着恐怖至极的力量,一拳头重击在小二的脖子上面,只看到小二喉结那块,彻底的凹陷了下去,随后天生的脚带着小二的身体慢慢的放下来,像是甩垃圾般的一甩,小二的身体像是破沙包一样的飞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上面,两把匕首也散落在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脖子,“嗯哼嗯哼”发出着婴儿般的声音,疼的在地上不断打滚。

    我的天…苍狼看到那群人里面有几个脸色立刻大变,有些骄傲的哼了哼。

    养天生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小二“你不是喜欢笑吗?现在笑不出来了吧?”

    随后看着那群人,毫无畏惧的正色道“各位,我跟我兄弟途径贵地,无意冒犯,就想吃顿饱饭。”

    人群中一个人搓着脖颈,搓着搓着搓出一个泥土吼他“都打人了还不叫冒犯?”

    不讲道理?养天生的眼神立刻锋锐了起来,庚娘吼道“泥鬼,你不要煽风点火。”

    全天下独此一脉绝学的达摩神功,我也很想要较量一下,那六指书生于江话音刚落,将手中的长剑猛然的甩飞了出去,飞舞出去的长剑旋转在空中,“刷”的一声变成了六把,苍狼压住养天生,高傲的说“达摩神功你是没有机会领教了,北冥神功,打人如打狗,吸你的功力分分钟能够把你的身体吸成干尸,北冥神功,了解一下?”

    身后一抹黑狼幻影一闪,苍狼冲锋进入前方六指书生的剑阵之中。

    那书生看到苍狼过来,露出了一抹不屑一顾的笑容,一脚踏地,身姿如同奔腾的鸟儿般踩地一阵后跃动到天空中,六把长剑之中书生随手就是抓住一把,其余的五把长剑,如同转动的陀螺般,朝着苍狼绞杀了过去。

    “北冥神功·吸星大法。”

    苍狼的左右手成爪冲破周围的虚空,五把旋转的长剑瞬间被吸收了过来。

    苍狼五指合并,捏成拳头,“砰砰砰…”五把长剑全部都爆破成了白色光芒的粉碎。

    随后他右手舞动出去,书生只感觉到你一股极强的吞噬力量猛然的涌动,四面八方的空气都在迅速的朝着苍狼的掌心之中游动,他的身体在瞬间变得不听从控制,来不及反抗之时,苍狼已经一把捏住了书生的脖颈,吸星大法一开,于江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刷刷刷”的朝着头顶上面冒,好像全身的力气精神都在被苍狼疯狂的吸收。

    看着六指书生即将归天,庚娘连忙喊了一句“苍狼兄弟,手下留情。”

    他肯定是不会听老板娘的,就是朝着养天生看了一眼,天生对着他轻轻的点点头。

    “花里胡哨。”

    怒骂一声,随手将六指书生朝着旁边扔了出去,于江在空中一阵降落,撞破了一个餐桌狼狈的摔在地上,只感觉到浑身虚弱无力,眼神再次看向苍狼的时候,不禁增添了几分恐惧。

    要不是感谢老板娘的一顿饭,我保证你今天要见祖宗。

    苍狼怒吼一声吼,随后看着前方的一群人“这就是异人馆,太让我失望了。”

    养天生本来想要提醒他不要如此的挑衅,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没办法。

    索性就只能够撕破脸了吗?养天生看着他们问道“刚刚你们叫两个小娃儿出去通风报信了吗?给谁汇报情报去了吗?如果是给你们的市长汇报情报的话,那么今天,我们就有一场硬仗要打。”

    人群中心一个长发秀气的青年歪歪嘴角“给谁报信?你待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嘭!”,说话间庚娘猛然的一拍桌子“宫梦弼,还有你们这群家伙,人家只是路过的客人而已,犯得着大开杀戒吗?今天这两位必须要平平安安的走出异人馆,否则我跟你们这群小崽子没完。”

    哪位秀气青年宫梦弼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不言不语。

    苍狼在天生耳边低声说道“这家伙跟其他人全部都不一样,是个棘手的货色。”

    “恩,多防着他点,还有,待会儿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可能会因为混乱导致我们被冲散,不管怎么样,看着我的方向,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我们两人不要被冲散。”,天生已经做出了下一步的打算。

    苍狼用力的点点头,没事的拍拍胸脯

    “我的北冥狼群要是放出来,也够这群家伙喝一壶的。”

    “老板娘有意保我们,暂时不要声张。”,天生抱着手,静观其变。

    庚娘转过头,拉着两个人说道“走,我送你们出去,木偶镇一直朝着前面看,然后后退五百米,如此重复三次,第四次发车的时候就能够走出木偶镇,今天谁要是敢动手的话,我庚娘就翻脸不认人。”

    宫梦弼冷哼一声,慢慢的伸出修长的右手,五根手指在半空中带着一道道的残影蠕动着。

    惨叫的声音想起,苍狼回过头一看,是之前被庚娘安排躲在角落几个食客,只看到随着他们站起身,他们身体上面的人皮在慢慢的撕裂着,露出了黑灰色的木偶身体,这三四名食客在宫梦弼的操控下,全部都变成了毫无感情、冷峻的木偶们,冷冰冰的看着养天生两人。

    “宫梦弼,要搞得这么过分是吧?”,庚娘松开手,眼神中充满了恶意。

    “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的庇护他们?”,宫梦弼一脸的迷茫。

    庚娘看了一眼养天生“这个崽,不笑我们异于常人,还不够吗?”,说完猛然的抬起右脚,一脚狠狠的踩踏在地面上,整个异人馆的地面剧烈的震动几下,只看到一条条喷射着灰尘裂缝不断的蔓延滋生,苍狼和养天生都傻眼了,力量这么强?庚娘这一脚,直接将整个异人馆的地面踩成地震的状态。

    异人馆·庚娘-重量人。

    “哎呀,老板娘生气了,好怕怕喔。”

    “别这样呀,大家都是朋友。”,宫梦弼身边的一群人笑嘻嘻的说道。

    “呜吼”,身后响起了一声恶意凛然的低吼,接着只看到之前为养天生他们做饭的那个厨师老饕全身都趴在了地上,一根根钢铁般的鬓毛撕扯开他的衣服和皮肤滋生出来,狼形、双尾、三眼,牙齿能够咬断世间上面任何坚硬的东西。

    异人馆·老饕-半兽人·名为三眼祸斗。

    看到三眼祸斗的出现,宫梦弼他们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既然大家的性质都这么高的话,那就真的要好好玩一玩了。”,宫梦弼说话的时候从身体的毛孔里面涌动出来一根根的稻草,他的身体也在急速的增高,竟然变成了一个……

    异人馆·稻草人-宫梦弼。

    “负心人-小二、六指人-于江,你们去把两个阴阳人接回来,我来这里收拾他们。”,彻底变成了稻草人的宫梦弼有着一张狰狞的面孔,他吩咐道,小二和于江两人跌跌撞撞的朝着外面跑去,去找那两个小的。

    养天生上前一步,抱拳

    “明人不说暗话,今天不是我打死在场各位,就是被在场各位打死。”

    木偶镇内。

    两个纸人随着风飘到一扇拱形的红门面前,变成人类形态后再这扇门前面不断的跳跃的喊着“市长大人,市长大人。”

    红门内突然闪耀出一抹光幕,仿佛连接着另外着一片虚空般,宫本牧野的脑袋钻出来“是你们?怎么啦?”

    “替天来啦,替天来啦!”,两个小孩儿牵着手左右左右蹦蹦跳跳开心的说道。

百度